下海经商,用主席最爱吃的菜招待客人

日期:2015年8月19日 15:46

第八部分:下海经商,用主席最爱吃的菜招待客人

●一块七毛钱起家,她卖起了绿豆稀饭……
●毛家饭店开业,她穿起时髦的套装成了“香港太太”……
●“毛主席领导我们翻了身,邓小平领导我们致了富”。她的回答赢得外国记者称赞……

历史推到1978年冬,比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早10天。在安徽省凤阳县小岗生产队的一间茅屋里,副队长严宏昌正在主持一个秘密而危险的会议。在昏暗的油灯下,21个农民面对一张契约,18人郑重按下了指印,3人盖了私章。契约上明明白白地写着:

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户全年的上交公粮,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也甘心,大家保证把我们的孩子养到18岁。

这张“大包干”契约,现存于中国革命博物馆。1979年秋后算帐,小岗粮食总产13.9万斤,相当于1966年到1970年5年产粮的总和。他们向国家交售6.5万斤。消息传到北京,邓小平同志热情肯定:“一年翻身,改变面貌!”

在新的形势下,1980年9月,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的通知》,文件第一次明确肯定了包产到户。

汤瑞仁所在公社的老屋生产队,是被《湖南日报》点过将的。1982年这个队把提出搞联产承包的庞海清一户和另外一户支持庞海清的社员,硬是被赶到别的搞承包的队去,并且还指着他们的脊梁骨骂:“什么责任制?毛主席领导我们搞合作化未必白搞了?咯是开倒车,走回头路,资本主义复辟?要包你们到别队包去,我们不信这个邪!”

老屋队一直顶到1983年秋,结果怎么样呢?1983年春,当地政府再没有给他们返销粮,他们好饿啊,只好偷偷摸摸起早摸黑挑着茅柴到湘乡、湘潭、宁乡三县交界的集镇换几斤谷子,即使这样,他们也躲不过韶山人的口音,躲不过平常似曾相识的面孔……1983年冬,这个队的烧砖专业户贺胜阳问心有愧的说:“从前,我们为自己是韶山人而感到荣幸,可那时我们吃国家的返销粮,动不动就要政府照顾、优待,心里也真不踏实……”

1983年9月的一个晚上,没有月亮,整个韶山冲热得像个蒸笼,汤瑞仁独自坐着,抱着和毛主席的那张合影,面朝毛主席故居,默默流泪。

“毛主席啊毛主席,难道你以前提出搞合作化,办人民公社都错了?难道说我们这几十年都白搞了?”

“太阳是红的,永远是红的!毛主席领导我们分地主的田,现在却有人要分毛主席的田,分集体的田,难道真正要一朝回到解放前吗?”

……

汤瑞仁想了许多许多,说了许多许多,回想自己1951年在韶山冲与姐妹们率先办起互助组,1952年春,湘潭县政府还奖过她们一条黄牛一套农具。回想她土改后把土改中分得的田地耕牛农具不折不扣交给集体,人民公社化以后,生产队、大队、区里,每年都评她为模范、积极分子,真是进屋奖状满屋红,出门劲冲冲喜洋洋……

她躁热,她疑惑,她迷茫,她绝望。她捧着那张合影,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毛主席。

合影中的人没有应她,韶山冲也没有人理她。铁将军把门——社员都到队部开会去了。承包怎么包法?它关系到每个社员的肚子是否闹革命的大事,没有理由不去。汤瑞仁也去了,但一听到这个“包”字,她的心即刻被搅乱了,毛主席领导大家分了地主的田,现在大家又来分毛主席的田,难道不是翻身忘本?她忍着满肚子委屈回来了,她流着眼泪回来了。她横想竖想都想不通,对着毛主席故居哭了几天几夜,也发了几天几夜的牢骚。她骂那些搞“包”的社员是资本主义思想抬头,她提醒那些立场不坚定没有骨头的队干部将来要犯大错误……

还是没有人搭理她。正象毛泽东一首诗里的句子,“分田分土真忙。”人家没有功夫搭理她。

终于包下去了!队干部还把故居前面的土地毛泽东小时候曾经种过的一片田包给了她!她有胆去种毛主席从前种过的田吗!?

既然包了就要干好,而且不能比别的社员差,毛主席种过的田不能低产。

承包后的第一年早稻,汤瑞仁种的一亩四分田产粮1500多斤,比原来集体时增产一倍多。《湖南画报》等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毛主席小时候种过的田都包了,而且一包就灵!

吃饭问题得到了基本解决,汤瑞仁第一次看到了承包责任制的优越性。她从内心感谢毛主席,感谢这场她本不愿接受的变革。于是,她每天烧一担水摆在路边,免费招待来毛主席故居参观的客人。

凡是来韶山参观的国内外游客,都要到汤瑞仁家走访,请汤瑞仁讲毛主席与她合影时当时的情景,有的索要她与毛主席合影的照片,还有的要她当导游员。汤瑞仁为了接待好毛主席的客人,在那些岁月里,汤瑞仁到底挑了多少水,烧了多少柴,用了多少茶叶,连她自己心里也没有"数"。也有人劝她收点茶水费,她笑着说:"那样做对不起毛主席,也会丢韶山人的脸。"有人问她这样做是图个啥,她说:"图的是接待好毛主席的客人。"

1983年后,韶山成了旅游风景区,到这里参观的国内外游客越来越多了,冲里冲外,摆起了摊点棚店。这时,毛主席父母合葬墓地处也成了一个旅游风景点,山上修建了旅游路,山顶修建了"眺望亭",每天到这儿来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

汤瑞仁继续为游客免费提供茶水服务,挑着凉茶摆在路边,免费接待毛泽东的客人。但现在的游客似乎不在乎几个钱,他们要汽水、香槟、啤酒、可乐、毛主席像章,他们既是来受教育的也是来旅游观光的。生产队已改成村民小组,除了种那点责任田,汤瑞仁无事可做,在儿女们的眼里,操劳一生的母亲总算是停下来休息了,但在汤瑞仁的心里,她因闲得发慌而十分难受,一辈子除了把几个儿女拉扯大,她什么也没有成功,她寻思着后半辈子可不能碌碌无为地活下去,小时候在地主家讨饭时,还曾发誓要盖上几十间大房子,没有钱致不了富,拿什么去实现自己的誓言?

后来,她看到在韶山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外地人也把摊子摆进了韶山,甚至摆到了毛主席故居旁边的小路上,收入非常可观,"上面"也不反对,她的心思便动了起来:“听说深圳在搞经济特区,鼓励经商,邓小平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贫穷不等于社会主义。”一天傍晚,汤瑞仁沿着南岸塘转了一圈,正在收摊的小摊贩,一天下来,多的赚十几,少的赚七八块。

汤瑞仁看在眼里,热在心里,一晚上没睡好觉:假如自己也摆一个摊子,肯定不比他们赚的少!可是自己是毛主席的邻居,还合过影,也跟别人去赚大钱,人家会怎么说?影响有多大?左思右想,她拿不定主意。第二天晚上,她召集毛凯清和儿女,开家庭会议,费了半天时间把自己的想法拐弯抹角地说了出来。谁知立即遭到儿女们的反对:“快莫出那个丑,吃穿住用咱家哪样少?”“毛主席在世时你做过一分钱的生意?亏你还同毛主席照过相!”毛凯清大声说。

家庭会议的结果,无疑戳到了汤瑞仁的痛处,就象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但汤瑞仁不甘心,她想,毛主席说,中国妇女起来之日,就是中国革命胜利之时。1984年6月的一天,汤瑞仁花了一块七毛钱买了两斤绿豆、一斤白糖,熬了两大桶绿豆稀饭挑到故居对面南岸塘边的小路上去卖。刚放下担子,她仿佛感到老是有人在审视她,慌慌张张的,脸也红了。她把稀饭桶放在路边,旁边的小石桌上摆着瓷碗,自己则退回到路边的山坡上,躲在树丛里向外望着。

不一会,有一名游客看着稀饭摊子喊:“这稀饭卖不卖?”

汤瑞仁躲在树后面怯生生地大老远回答过去:“卖哩!”游客又问:“多少钱一碗?”汤瑞仁不好意思地回答:“你随便给吧,不给也行。”

这名游客连喝了两碗稀饭后,直称好喝,他招手喊来了十几名同伴,让他们都来喝稀饭,“你们都来吧,这稀饭好喝呢。”十几个人一齐拥了过来,争着喝起了稀饭,一个个连称好喝。这群游客你一毛,我五分地把钱放在石凳上。最先喝稀饭的那位游客把汤瑞仁从树丛里喊了出来,他介绍说他是上海人,“你卖稀饭为什么还躲躲藏藏,我们上海人认为能够经商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买东西给钱,天经地义;你凭自己的劳动获得报酬,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上海游客的话渐渐地解开了汤瑞仁心中的那个结。她没有再躲到山坡上去,一天下来,她到稀饭摊边一清点,竟赚了5块多钱。(上海游客喝完她做的绿豆粥后,留下的“赚钱养活自己是件好事”这句话,这句话给了汤瑞仁莫大的鼓励,也使她顶住“谁做生意谁就是奸商”的舆论压力,义无反顾地走上发家之路。今天,汤瑞仁仍对这名上海游客心存感激,她惟一一个未了的心愿,就是在上海还没有一家毛家饭店,她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实现这一想法。)

第二天她又把稀饭摊摆到了老地方。慢慢地,她脸也不红心也不跳了。不过,韶山冲的乡邻们却觉得没了面子,"毛主席家乡人做小买卖,真丢人!"一张嘴再解释,也抵不住七嘴八舌,汤瑞仁感到憋闷,她对着摆放在桌头的照片上的毛泽东说:“毛主席呀毛主席,我卖绿豆粥,凭自己的辛苦挣钱有什么错,难道您的家乡人穷也光荣?”同毛主席说说心里话,汤瑞仁心里亮堂了,她要在过去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山沟里,拓出一条新路来。

  汤瑞仁卖了一段时间的稀饭,每天能赚几元钱,这在当时已经是不菲的收入了。但进入冬天,稀饭不好销了,有一天,纪念馆的工作人员李孝德路过她的稀饭摊,随口给她出主意:“你一边卖稀饭,还可以摆点纪念品卖卖啊!”一语点醒了汤瑞仁,当时韶山卖纪念品的人不多,且只有毛主席像章等单调的几种,汤瑞仁打听到南岳那边的纪念品多,而且便宜,于是她决定到南岳去进货。

她打听好从韶山到南岳的行车路线,带上两百块钱和一个大袋子,早上三点钟起床从家出发,到湘乡转车,来到了南岳。南岳的小工艺品有好多种类,为了多进些货,她只买了三毛钱的凉豆腐吃,晚上十一、十二点到家,第一次汤瑞仁就从外地批发回来一大袋小工艺品,一些木雕、折扇、笔筒之类的物品。汤瑞仁心想,如果自己把进来的工艺品直接拿出去卖,那就与其他小贩卖的没什么区别,她灵机一动,如果在这些工艺品上面写有“韶山纪念”的字样,就把南岳的东西变成了韶山的了。

主意一定,她请来韶山学校退休的一位老教师,她让毛桃芝和毛军晚上在家帮忙,将工艺品涂上清漆,再让老教师在上面写上“韶山纪念”几个字,最后再涂一层羊肝漆,这样写上的字就不容易被磨掉。两天之后,汤瑞仁把写上“韶山纪念”的工艺品往地上一摆,立即吸引了众多游客的目光,相比其他商贩卖的工艺品,韶山特色不言而喻,且汤瑞仁将工艺品定价更低,游客们纷纷购买。汤瑞仁卖的纪念品最多最丰富,生意红火得很,利润自然也比卖稀饭大得多,汤瑞仁干脆改行卖起了纪念品,3年里挣了3万多元。

她的做法引发了当地卖纪念品的潮流,韶山冲的姐妹们动心了,都来请教汤瑞仁,她不藏私,把经营纪念品的秘诀和盘托出,每次进货都带上新入行的姐妹一起上南岳,一起进货,互相照应,大家共同发财。

再过一段时间,做纪念品生意的人多了,生意不容易做了,汤瑞仁又动起了脑筋,干什么呢?她决定开饭馆,她的家在毛泽东故居前,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那么多的人来参观故居,她要代表毛主席的家乡人招待好毛主席的客人,饭馆卖什么呢?她一个农村妇女,没有什么高超的厨艺,但她会做韶山菜,毛主席生前就最爱吃韶山家乡菜。对,就做毛主席最爱吃的菜。当时,汤瑞仁的这个想法,还真有点当今流行的策划意味,一个普通的农妇,无意中做了中国的品牌策划先锋。

她照例把想法拿出来与全家人商量,这一次,子女们没有反对的声音,而且都愿意支持。时任广州军区军乐团团长的毛命军正好休假回家,当时深圳特区的发展已是如火如荼,他听完了母亲的想法说:“妈妈想下海经商,我第一个支持。”并拿出了1000元钱。在他的带动下,毛桃芝与毛军也分别拿了1000元钱,算是对母亲“下海”的支持。丈夫毛凯清一开始表示反对,但在原有房屋的基础上开饭店,还须盖几间房子,买材料时缺钱,毛凯清拿出了400元钱给了汤瑞仁,表示默认汤开饭店。在讨论饭店名称时,一家人各抒己见,有很多种提法,但最后确定“毛家饭店”比较贴切,也容易吸引人,这一名称被全家人一致通过。

1987年3月8日,“毛家饭店”正式开张了,在鞭炮声中,汤瑞仁开始代表毛主席的邻居接待主席的客人。原计划饭店同时开六桌酒席,开业时又腾出了些空地,能同时接待八桌客人。(随着饭店的发展,一年后增加到12桌)估计自己会忙不过来,毛家饭店还专门请了一个厨师。此时,看到忙碌不停的母亲,女儿毛桃芝决定辞去韶山工艺品厂的工作,将全部精力投到毛家饭店,母亲主外,她主内,减轻母亲的负担,汤瑞仁同意了女儿的想法。(毛桃芝于1985年结婚,丈夫郭定权在工艺品厂工作,1988年开始帮助岳母打理毛家饭店,并成为湘潭地区第一批厨师,1993年到韶山风景名胜管理局工作,1986年生下女儿毛矛,)  

  可是饭店开张没几天,有关部门的干部就先后找上门来了——“老汤,从前你可是宣传毛泽东思想的积极分子,现在却在毛主席故居的对面开起饭店来了,既破坏了故居的原貌,也损害了韶山人的体面。”“老汤,你也是老模范了,还和毛主席合过影,我看你的这个饭店莫开了,外面反应很大,这可是关系到韶山人在国际国内的声望问题。你有困难,政府可以考虑。”

……

领导接踵而来,话语不同,调门一个:在毛主席故居对门开店,开不得!而且一个个都抬出积极分子、老模范来当挡箭牌。

汤瑞仁的心,再一次被搅乱了,闹糊涂了。如果早去十年,领导不管对她说什么,她决不说半个“不”字,可这次她对领导三番五次的话,没说是,也没说不。她要掂掂这些话的斤两。通过几年痛苦的蜕变,汤瑞仁的犟性子再一次表现出来了。就像解放前夕,老人们不让妇女下田,怕她们妇女不干不净坏了五谷神的风水,汤瑞仁一双40码长的大脚,硬是跺进了田里,她拿起秧苗,扶起梨耙,当起了妇女队长,和男子汉平起平坐。

几天后,当干部们再次出现在她店前的时候,她理直气壮先发制人:“请问:我在自己家里开店,明明是方便游客,是改变旧貌,是给韶山人争光,到底错在哪一条?”汤瑞仁终于顶出了来自各方的压力,继续经营着毛家饭店。

刚开始,“毛家饭店”没什么知名度,汤瑞仁就抱着外孙女毛矛站在南岸塘附近,喊客人到“毛家饭店”吃饭。“你叫我们吃饭?你住在哪里啊?你煮的东西好吃吗?”一次,一个路过的游客看她穿着很“土”,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后,说道:“看你穿的那样子,土里土气的,你形象不行,你的饭店还会行?你能做出好菜来?别在这里蒙人了,哪里来还回哪去吧。”

汤瑞仁一楞,长到56岁还从来没有人当面嘲笑她穿得难看。她鼻子发酸,抱着孙子转身回家,才让眼泪一个劲地流出来。她整整哭了一个晚上,觉得很受委屈。但她转念一想,现在来韶山的人不比以前了,穿着华丽大方,相比之下,自己往旁边一站,的确是很寒酸。思来想去,汤瑞仁终于想通了,“我要改变自己,不能让人笑话。”第二天,她就委托一个朋友在香港的弟弟买了两套很时髦的套装,从而成为韶山冲第一个穿套装开饭店的人。(从那时起,汤婆婆一直都穿套装。)套装上有一小朵一小朵白色的花儿,汤瑞仁穿在身上,还真有那么点像是一个香港太太。当她再抱着孙子去南岸塘喊客人吃饭时,人家居然称她是“香港太太”。此后,儿女们外出时都会想到给她买衣服、首饰。高兴时,汤瑞仁将一首韶山的民谣改编后唱起来:

天上星星朗朗稀,莫笑别人穿破衣。
山间树木有长短,荷花出水有高低。
感谢党的好领导,幸福日子万万年。

毛家饭店渐渐宾客盈门,热情健谈的汤瑞仁不断向客人讲述毛泽东在家乡的故事,兴致高时,她还亮开嗓子唱上几段。她这张韶山的活名片给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汤瑞仁很会利用她与主席的关系,她取出了当年与毛主席的合影,将它放大12倍后,用一个精致的镜框框起来,然后端端正正地挂在饭店正厅的墙壁上。照片挂上后,进饭店看热闹的游人就更多了。汤瑞仁赶紧抓住机会介绍自己,说自己就是照片上抱孩子的媳妇,当年与毛主席隔邻而居,对毛主席在韶山时的情况了解最多……

毛家饭店的独特地理位置,立刻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关注,随着一篇篇有关毛家饭店的报道与读者见面,汤瑞仁和她的“毛家饭店”名声越来越响,渐渐地,几乎可列为韶山故居的一景,到主席故居参观的人们,都要慕名到毛家饭店吃顿“主席餐”。生意忙了,儿媳们各有各的事业,只能在思想上支持她,在体力活上没时间帮忙。汤瑞仁雇请的工人达到了4个,她自己更是不敢闲下来,饭店的进货都是她亲历亲为,一次外出进货时还把胳膊给摔断了,对于经受太多磨难的汤瑞仁来说,这或许算不了什么。那时候菜农种菜很辛苦,却往往卖不上价值,汤瑞仁看着菜农可怜,往往是别人开价两毛一斤的菜,她却要按三四毛钱一斤付给人家,有时碰上家境十分贫困的,她还另外给钱,她的想法是,赚了钱也要用出去,要用在比自己更穷的人身上。

  听汤瑞仁讲故事的游人走了一拨又一拨,她的生意也就这样一天天红火起来。饭店开张之日,汤瑞仁就立法三章:以接待好"毛主席的客人"为宗旨,做到服务热情、卫生清洁、价格便宜,让游客吃得好、吃得饱、吃得省。她在墙上挂了四个大笔记本,专为顾客留言用的。有客人问她:“现在物价咯样贵,你就不怕赔本?”

“不会的,无非是自己辛苦一点,少赚一点,只要你们高兴,我就满意了。”汤瑞仁坦率地回答。

湖南省音协副主席魏景舒在毛家饭店用餐后,当即在留言本上题诗一首:毛家饭店三杯酒,走遍天下满身香。毛家饭店一餐饭,陡忘今宵倒春寒。主席客人你接待,其味无穷铭心怀。

另外,毛家饭店以经营韶山地方风味的大众化饭菜为特色,其中招牌菜首推毛泽东当年爱吃的红烧肉、火焙鱼、豆豉辣椒等。她把毛主席喜欢吃的红烧肉、火焙鱼、乡里腊肉、豆豉辣椒等制成"主席菜谱",作为"毛家饭店"的主打菜,并且坚持一条"优惠政策":毛主席最爱吃的红烧肉和火焙鱼,无论游客吃几份,她只收一份的钱。这一招很绝,为了尝尝毛主席喜欢的菜,南来北往的客人往往把饭店挤满。一位从深圳千里迢迢来到韶山毛家饭店观光的企业家邹先生道出了绝大多数来客的心声,这位年近五十岁的亿万富翁说:“来毛家饭店并不单单为了慕名和好奇,而是对过去峥嵘岁月的追忆,是一种精神的品尝。”客人离店,汤瑞仁总要赠送一枚毛主席像章或韶山冲故居的照片为纪念,并送上真诚的祝福:“请主席保佑你们,心想事成,马到成功!”

1988年,毛命军从部队转业回了韶山,被安排在湘潭市财产保险公司工作,他更是贴身支持母亲的事业,给母亲鼓励,并经常对母亲讲外面的发展形式。汤瑞仁干得更欢了,很难想像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再一次爆发起青春的活力。1988年11月,把饭店开得红红火火的汤瑞仁,做为创业的典范,参加了政协韶山市第一届委员会。

在毛家饭店接待的就餐游客中,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宾和我国港澳台同胞占了三分之一。汤瑞仁知道,如果说韶山是通向世界的一个窗口,那么毛家饭店就是世界了解韶山的一个窗口。因此,在接待客人、特别是外国客人时,她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惟恐造成不好的影响。一次,一位日本客人问汤瑞仁:“你在毛主席故居对门开饭店怕不怕?”她爽朗地回答:“中国现在是改革开放的社会,我开饭店是方便来韶山的客人,凭自己的劳动挣钱,有什么好怕的?”

1990年夏天,有个外国记者到“毛家饭店”用餐,问汤瑞仁:“你已经雇了四个帮工,如果毛泽东还在世,要割资本主义尾巴,你这‘毛家饭店’就开不成了。”汤瑞仁不假思索地回答:“毛主席领导穷人打天下求解放,就是想让我们从贫穷走向富裕,他老人家怎么能反对呢?再说,我富了不只是对我自己好,对国家,对集体,对个人都有好处。”外国记者又问:“那你说是毛泽东好还是邓小平好?”汤瑞仁更加机智地答道:“毛主席领导我们翻了身,邓小平领导我们致了富,你说谁好谁不好!”

“你怎么看待毛主席当年办食堂,搞大跃进?”(“毛家饭店”所处的谢家屋场当年是大食堂)

“毛主席也是要人民吃饱饭,所以我现在代表毛主席接待客人,接待你们这些外国朋友。”

“你怎么看待江青?”

“江青早年抛弃在上海的舒适生活到延安投身革命,当时是进步的。”

外国记者见她对答如流,大方得体,惊奇地问她是哪里毕业的,汤瑞仁诙谐地说:“我是家庭大学屋里(物理)系毕业的。

汤瑞仁的一番话直说得那个外国人连连点头,叹服不已:“中国妇女真不简单,你是个政治家。”。不久,美国《华盛顿邮报》、法国《巴黎时报》等西方媒体相继对汤瑞仁作了报道。 汤瑞仁最不喜欢别人叫她是“老板娘”,她说那是旧社会的称呼,老板是剥削人的,老板娘又是老板的附属品,难道女人就不能自己创业成功?“毛主席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一次,一群六七个客人走进了毛家饭店,汤瑞仁微笑着迎上前去,招呼他们入座。

“老板娘,你这里有什么主席最爱吃的特色菜?”一个客人说。

汤瑞仁听了脸上一变,高声说道:“你们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这里没有老板娘。”客人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道歉,同行的客人也帮着解释,但汤瑞仁就是听不进,硬是把这群客人“请”出了毛家饭店。

汤瑞仁又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幽默感。有外地客人与她打招呼,称她为“董事长”,她笑着说,“我是懂吃长,不是董事长,我不懂事的,你们如果没吃好,就请多包涵。”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汤瑞仁饭店开成功了,村里面也有一种说法,说她是“靠伟人吃伟人”,汤瑞仁颇有感慨:在商海中,只要不犯法,不昧良心,有什么不可以依靠的呢?如果毛主席泉下有知,他老人家也不会怪我的。但就在她与客人之间的迎来送往之中,丈夫毛凯清开始不乐意了:几乎所有的来客都是与汤瑞仁拉话,而忽略了他才是毛家的“一把手”。怨气积压久了,终于爆发出来:“你姓汤,又不是姓毛,你有什么资格开‘毛家饭店’,你给老子滚!”

面对丈夫无由头的骂声,汤瑞仁选择了忍让,虽然与毛凯清分居七八年了,但没有一个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丈夫,他作为一个战斗英雄,最近离休在家,相比自己的“红火”与“风光”,他心里的落差是难免的。两个人都已经步入晚年,孙子外孙都有了,再为了一两句话争吵不休,怎么来教育好下一代?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毛家饭店的经营上。

一天,毛家饭店又一次迎来了几个外国客人。外国客人点了毛主席爱吃的红烧肉、火焙鱼等几个招牌菜。汤瑞仁先给客人端上了一份红烧肉,一名外国客人尝了尝,脸色露出异样的表情,连称“OK、OK”(韶山音“喔逮、喔逮”,意思是很烫)。汤瑞仁不懂外语,看到这名外国客人的表情异样,她把客人的话听成了“太烫了,太烫了”,她赶忙端起那份红烧肉,转身去厨房准备重做一份。她的举动可把这几名外国客人弄糊涂了,过后,汤瑞仁才知道自己犯了语言障碍的错误,她感到很难为情,没接待好外国客人,多丢人的事啊!

“我要学习外语,今后到韶山的外国人越来越多,毛家饭店不会外语不行。”汤瑞仁对儿女们发出“学习宣言”时,儿女们都乐了,认为老人家玩起了幽默,“你年纪这么大了,还学那些干什么?招一个懂外语的服务员不就行了?”汤瑞仁一下子表情认真地对儿女们说:“人越老越要学习。毛主席说过:‘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汤瑞仁没有开玩笑,还真学起了外语,这在新闻不断的韶山冲,也算得上一条不大不小的新闻。她开始学两门外语--英语和日语,每天学9个词。店里一来了外宾,她就让他们教。她学的第一个单词是毛桃芝教的“古得拜!”,她现学现卖,学会的当天,客人向她道别时,她诙谐地一招手,用英语道声“古得拜!”逗得客人哈哈大笑。之后,她学会了“thank you”、“please come in”、“please sit down”等不少的英语日常用语,尽管她的发言极不标准,但她还就是逢人必说,说外语还渐渐成了她的习惯,也成了客人们的一大乐趣。她说,英语说再见是“古得拜”,日语说再见是“撒油拉拉”;她还说,“good”是一般的好,“very good”是很好,每每这时,客人们都忍俊不禁。

汤瑞仁还有一个有趣的习惯。她每次在给客人签名时,落款日期上总是带个“8”字,她认为“8”代表“发”,是个吉祥的数字,有一次明明是1月5日,她给客人签名时,偏偏写上1月18日,弄得这名客人一头雾水,“难道毛家饭店的老板连日期都记得那样糊涂?”后经一旁的毛桃芝解释,他才恍然大悟。

如果把毛家饭店的发展分为几个阶级的话,这只是毛家饭店的初期,汤瑞仁借此赚得了第一桶金,为毛家饭店走向全国连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所属类别: 仁德生辉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